賈躍亭雙面財技

發布日期:2019-07-16

【獵云網(微信:ilieyun)北京】10月29日報道

在山西省襄汾縣呂梁山腳下,坐落著一個叫北膏腴的村子。

北膏腴是個古村,當地人也叫“北高一”。村里曾有座古戲臺,多少年來,元雜劇反復在戲臺上演,戲子們高唱著“夕陽西下,斷腸人在天涯”。

1973年2月,賈躍亭出生于此。他這一生浮沉,堪比老家戲臺上的元雜劇。

賈躍亭從一個地方稅務局的網絡管理員,經過多年打拼,建立起龐大的樂視生態“帝國”,一度與馬云、馬化騰、李彥宏、雷軍齊名。在人生最得意的時候,樂視資金鏈的斷裂將賈躍亭打入萬劫不復之地。

出走美國,列入失信黑名單,讓孫宏斌折戟,與許家印對簿公堂。賈躍亭輾轉騰挪的空間越來越小,投資者對他的耐心,從燃燒的炬火慢慢變成風中搖曳的燭火。

老賈的困境,從短期看是找錢救命,長期看卻是不知道如何用錢。當人們在驚嘆賈會計出神入化的資本魔術時,很少有人注意到他糟糕的財務管理水平。

一位FF前員工直言:“如果不換掉賈躍亭,FF很難成功。”外媒則更為直接:“FF或注定失敗,只因賈躍亭財務管理能力太糟糕”,直接點中了賈躍亭的要害。

從小網管到坐擁1400億市值

1995年,賈躍亭畢業于山西省財政稅務專科學校,財政系財政專業。在該校的杰出校友名錄上,賈躍亭的名字依然在列,他是母校值得炫耀的為數不多的驕傲。

然而,即使在自己人生最得意的時候,賈躍亭也不愿提起自己的學業。

從畢業到1996年7月,賈躍亭在山西垣曲縣地方稅務局做網絡技術管理員,或許是做網管太乏味,賈躍亭需要更廣闊的發展空間,1996年,他創建了山西省垣曲縣卓越實業有限公司(“卓越實業”),并任總經理。

卓越實業注冊資本金50萬元,其中賈躍亭出資20萬元,李莉(賈躍亭前妻)也出資20萬元,辦公室則是租用垣曲縣農業局的。在90年代的垣曲縣,20萬并非小數目,作為一名網絡管理員,畢業兩年也很難掙夠這筆錢。這筆錢極有可能是賈躍亭周轉而來,這種做法在當時比較常見:借來一筆錢成立公司,然后再把錢轉給別人,付點利息或手續費。

當然,這筆錢也有可能來賈躍亭的哥哥或姐姐。賈躍亭的哥哥賈躍民,1968年出生,大他5歲,畢業于山西大學,畢業后就職于中國人民銀行山西臨汾分行。此時的賈躍民在經濟上應該站穩了腳跟。

姐姐賈躍芳1963年出生,大賈躍亭10歲,1984年起即在北京起重運輸機械設計研究院工作,此時在經濟上也應該該比賈躍亭寬裕。

卓越實業的主營業務是“洗精煤”,對優質煤進行進一步加工,實際上賈躍亭做的就是“中間商”,倒買倒賣。除此之外,賈躍亭還倒過鋼材,辦過電腦培訓班及“垣曲卓越雙語學校”,涉足教育培訓。這些業務均不長久。

之后賈躍亭又注冊了幾家公司,在自己不同的公司間來回倒騰。他創立的山西西貝爾通信科技有限公司,拿下了聯通在山西的大部分業務,短期內注冊資本從100萬擴至3000萬元,其中賈躍亭以2400萬元的出資額占80%的股份。賈躍亭如何拿到聯通業務的,至今還是謎團。

2004年,樂視網成立,它脫胎于賈躍亭創建的北京西伯爾通信科技有限公司。2010年8月,樂視網上市,遭到了輿論的強烈質疑。樂視網的盈利模式與一般的視頻網站并無區別,但流量排名靠后的樂視網反而賺錢能力比行業頭部企業還要好。

據北京商報報道,樂視網最大的廣告客戶是北京新銳力廣告有限公司(“新銳力”)。在2007-2009年的三年間,新銳力都是樂視網第一大廣告客戶。媒體質疑,新銳力辦公人員長期只有2位,但發展出了千萬級的廣告業務,2007-2009年分別給樂視網帶來收入528萬元、947萬元和1874萬元。

樂視網另外兩個廣告客戶,北京中視龍圣廣告有限公司和北京春秋天成廣告有限公司,法定代表人是同一個人,名叫陳杰,兩家公司的成立日期僅相隔3個月,注冊資本金同為50萬元。盡管質疑聲不斷,樂視網仍一路狂飆猛進。

在樂視網上市前后,樂視還創辦了樂視影業、網酒網,推出樂視超級電視、樂視超級手機等,形成了汽車、體育、內容、大屏、手機、互聯網金融、互聯網及云生態等七大生態。

賈躍亭擴大業務領域,一方面要形成樂視的生態系統,使各板塊互相支持;另一方面則可為投資者提供想象力,吸引資本加入。

2015年,因賈躍亭畫出的生態大餅化身創業板第一妖股,市值一度達到1369億元,躋身中國五大互聯網企業之列。

2016年5月,《新財富500富人榜》出爐,賈躍亭家族以財富是640億元,并列第八。同時,在2016福布斯中國富豪榜上,賈躍亭本人排名第37位。

此時,賈躍亭走到了人生中最得意處,他的財技在經營公司的過程中已經錘煉得爐火純青。

套現離場

從2014年年末的最低點6.37元算起,到2015年5月的最高點44.72元,樂視網在短短幾個月內上漲了7倍。

從2014年上半年開始,賈躍亭的姐姐賈躍芳就完成了首次減持,減持1100萬股,套現將近6億元,同年12月又套現4個億。2015年初,賈月芳減持2400萬股,套現12億元。

2015年6月1日,樂視網實際控制人、董事長、總經理賈躍亭減持1751萬股,套現金額約12億元。6月3日,賈廷躍又減持1773.03萬股,套現金額約13億元,三天之內賈廷躍連續兩次合計套現金額合計約25億元。

樂視高管的連續大額套現引起了行業人士的注意。2015年6月17日,中央財經大學財經研究所研究員劉姝威發表《嚴格控制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減持套現》一文,其中質疑了樂視的套現行為。

劉姝威與樂視展開論戰

劉姝威認為,上市公司的實際控制人、董事長、總經理減持套現將對投資者造成很大的風險,證監會應該嚴格控制此類人群減持套現,如要減持套現,必須提前一個月公示。在此期間,投資者可以判斷自己是否應該減持該公司股票。

2015年6月23日,劉姝威還發布了《樂視研究報告》,認為樂視網的董事會和高管人員專業和學歷構成,不足以支撐現有的業務;樂視網的盈利能力出現了下滑,生態體系已經出現問題,燒錢模式不能持續;認為賈躍亭靠講故事,不講回報,大股東以各種冠冕堂皇的理由任意減持套現巨額資金是不可持續的。

樂視網回應稱,劉教授對樂視網的創新和努力視而不見,用傳統古老落后的研究方法來對互聯網企業進行分析和估值,已經遠遠落后時代,犯了刻舟求劍的錯誤。

當時樂視風光無兩,一切過火的行為被賦予了合理性,劉姝威的質疑和發聲無奈成為啞彈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當時正是中國股市從瘋狂到暴跌的轉折點。從6月15號開始,中國歷史上最為瘋狂的股災洶涌襲來。

2015年7月27日,樂視網發布公告,賈躍亭承諾將減持所得資金全部借予上市公司使用,自收到上市公司還款之日起六個月內,賈躍亭將還款所得資金全部用于增持樂視網股份。但樂視網2017年半年報顯示,公司已向賈躍亭歸還全部借款,而這筆被減持還給賈躍亭的資金,并未全部用于增持股份。

賈躍亭套現并未停止。2015年10月,賈躍亭再次減持,套現32億元。

2016年11月6日,賈躍亭發表內部公開信,反思公司發展節奏過快,公開承認樂視目前存在資金鏈緊繃。此時,樂視的資金鏈問題已“紙里包不住火”。

2016年11月15日,在賈躍亭公開承認樂視出現資金問題后,其長江商學院十余位企業家同學雪中送炭,對樂視進行了總額為6億美元的投資。

2017年1月13日,融創入場。融創中國通過旗下公司收購樂視網8.61%股權,代價為60.4億元;收購樂視影業15%股權,代價為人民幣10.5億元;增資以及收購樂視致新33.5%股權,代價為79.5億元,總代價為150億元。

三天后,即2017年1月16日,賈躍亭再次減持1.7億股,受讓方為融創中國,套現金額高達60.41億元。據了解,在此次交易中,賈躍亭家族控制的樂視控股及失聯的鑫樂資產也分別獲得10.5億元和26.48億元的現金收益。

至此,賈躍亭姐弟的資金已經全部抽走,賈躍亭從樂視網安全撤退。

2017年5月21日,樂視網公告,賈躍亭辭去公司總經理職務,專任公司董事長一職。同時,聘請梁軍擔任樂視網總經理。同時,楊麗杰辭去樂視網CFO一職,接任者為樂視致新的財務總監張巍。孫宏斌調整戰略“清出”賈躍亭舊部,從西伯爾通訊時代就跟著賈躍亭,到現在已經15年的財務總監楊麗杰也被迫去職。

2017年6月13日,賈躍亭將樂視控股的法人代表、經理轉讓給吳孟。6月28日,樂視股東大會上,融創提名的劉淑青與鄭路分別當選樂視網非獨立董事與獨立董事,這也標志著融創入局樂視網的布局宣告完成。

2017年7月4日,賈躍亭飛赴美國。7月6日,賈躍亭辭去樂視網董事長一職,出任樂視汽車生態全球董事長。當日晚間,賈躍亭順利抵美的消息傳來,賈躍亭到達避風港,留下了“下周回國”的笑話。

抵美后,賈躍亭發出《我會盡責到底》一文,他表示,樂視遇到今日之巨大挑戰,自己會承擔全部的責任,會對樂視的員工、用戶、客戶和投資者盡責到底。

“我辭去上市公司CEO、甚至更多其他重要職務,就是為了全力以赴實現FF 91最快量產上市......再大的擠兌,也擠不垮我們變革汽車產業的夢想。懇請大家給樂視一些時間,給樂視汽車一些時間,我們會把金融機構、供應商以及任何的欠款全部還上。”

賈躍亭言辭懇切。盡管被列入失信黑名單,賈躍亭及其創辦的FF對投資人來說仍有較大價值。因此,絕境中的FF(法拉第未來)與急于尋找新的風口的恒大一拍即合,雙方各取所需,攜手造起車來。

8億美金如流水

造車燒錢是眾所周知的事情,但像FF這樣燒錢的企業并不多見。

2017年,恒大收購時穎公司時與FF簽訂協議,雙方約定了恒大為FF補充“彈藥”的節奏,即2018年底前,恒大要支付8億美元,2019年支付6億美元,2020年支付6億美元。實際上,時穎在2018年5月25日已提前支付完畢2018年底前應付的8億美元。而到今年7月,這8億美金已“基本用完”。

錢都花哪兒了?賈會計一言難盡。根據投資協議,恒大投資款項主要用于FF 91的量產。然而,據知情人透露,恒大支付的8億美元,用于FF 91的量產交付和下一代產品研發的資金只占一半,供應商前期費用花去約1億多美元,FF中國業務及南沙的土地開發項目與建設花去約2億多美元。

FF91的開發總體預算是需要11億多美元,而此次融資真正用于FF量產上的資金僅6億美元左右,FF此間做出的成績是白車身下線,離量產尚有距離。

恒大投資FF之后,即派財務人員入駐了美國FF,FF如何花錢身不由己,這個可以理解,而在FF擁有花錢自由的時候,財務管理卻一塌糊涂。

財務混亂

2016年,作為國際四大知名會計師事務所之一的畢馬威,曾試圖對FF的財務情況進行審計。

一直以來FF內控不當、決策制度不透明、樂視系公司銀行賬戶程序缺失,這一現實導致資金混亂、文件記錄不清,畢馬威無法對流入資金進行債務分配。畢馬威花了半年的時間,依然未能為FF找出有效的解決方案,最后不得不與FF解除合同。

把畢馬威難倒的FF,當時只是一個成立才兩年的創業公司而已,其財務之混亂由此可見。

2016年樂視遇到越來越多的問題,為了處理這些問題,賈躍亭無暇顧及FF,便將FF的日常財務管理大權交給鄧超英。

鄧超英在汽車行業沒有任何背景,其曾擔任《金陵十三釵》的執行制片人。鄧超英2014年成為樂視美國電影業務的負責人,被賈躍亭安插到FF內部,負責會計工作。

實際上,鄧超英作為FF的“守門人”,其對財務的控制權超過FF的財務總監。據業內人士分析,鄧超英會將資金需求匯報給賈躍亭及他在中國的核心高管團隊,“資金會被存入一個只有鄧超英可以操作的銀行賬號。這些資金被用于支付員工工資,某些時候也用于和供應商結算。但還有些情況下,資金會流入樂視的其他子公司。”

一位FF前員工表示,FF的賬本和記錄都很混亂,缺少專門的規范化流程,甚至缺少必要的授權體系。為了節約成本,FF計劃將昂貴的訂制午餐換成由公司運營的廚房。然而,這個方案被鄧超英拒絕,她當時分享了夏威夷一家拉面館的經驗。

拉面館的經營和造車恐怕還有所不同。

FF前CFO斯蒂凡·克勞斯(Stefan Krause)曾下決心治理FF混亂的財務狀況,并提出讓鄧超英離開FF,被賈躍亭回絕。

融創中國董事會主席孫宏斌,談到樂視一度哽咽,他認為“賈躍亭的布局還是有前瞻性的,但是攤子鋪得太大了,收不了場”。

作為山西同鄉,孫宏斌還是了解賈躍亭的,賈會計最愛擴張,不計成本。

2015年初,FF創始高管向賈躍亭建議,在一家小廠生產某款車型,目標是先做到每年生產5萬輛。

賈會計對此并不滿意:“讓我們想得更大膽些,2025年,我要達到年產500萬輛的目標!”而且賈躍亭要投資10億美元,在內華達州的沙漠里建設一個超級工廠。

鑒于賈躍亭雄心勃勃的生產計劃,FF開啟了瘋狂的招聘模式,從2015年底的500人左右增長至2016年夏季的1500人左右。

一個部門獲準成立以后,就開始大規模招人,被招來的這些人無事可做,也要招進來,為招人而招人可能是FF的一個特色。后來,FF資金困難之時,最大的問題總是這些人員的工資開支。

樂視也是如此。大半年時間,樂視全球從6000人擴張到13000人,然后又表示要采用末位淘汰的制度進行人員更迭。賈會計并未想好要招什么樣的員工,公司缺少全面預算和崗位責任梳理。業務部門提出需求之后,HR開始人員招聘,所招之人如果不合適就閑置,如果合適就用之。

瘋狂擴張、瘋狂招人,表面上看與財務無關,但確實是對財務的無視。

賈躍亭曾透露,樂視某月的采購成本即達數十億元人民幣。

“只能說明樂視對財務管理不夠重視,更沒有對現金流量表予以重視,沒有對資金安排及使用做出充分的預估”,注冊會計師蘇妍表示,“哪些是硬性開支,哪些是可以適當延期的支出,哪些是必要的,哪些是可以放緩的,公司財務部門并沒有自己的尺度,出現供應商扯橫幅維權的現象不足為奇。”

賈躍亭招兵買馬開疆拓土,不去考慮人員數量及成本,不去參考公司的財務基礎,勢必會埋下一枚不定時炸彈。

當年,孫宏斌“盡調”樂視的一個月工作非常緊張,他幾乎天天在樂視上班,試圖理解樂視的生意邏輯。他表示,樂視這家公司他看懂了一部分,至少資金這部分看懂了。

孫宏斌稱:“好多事我比賈躍亭看的明白,至少知道錢從哪里來的,又從哪里去的。我看完之后,告訴老賈,老賈都傻了。”

現在看來,樂視的財務,賈躍亭搞不明白,孫宏斌也沒搞明白。

山西新十一选五派彩涂 河北快三技巧选号口诀 宁夏11选五哪个软件可以买 广东快乐20选8走势图 澳洲快乐8开奖记录 幸运飞艇技巧图最新 南京配资网 陕西11选五玩法 股票行情走势图 十一运夺金开奖结果360 安徽25选5开奖官网